首页 > 韬安资讯 > 详情

知产力专栏 | 当我们谈论唱片约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2020-05-07

 

“唱片已死。”

 

这句哀鸣已喊了多年。如果说的是实体唱片,这句话可能有一定道理;但如果包括数字唱片,那么目前音乐行业正在经历的复苏,足够让人质疑这句话是否还能成立:随着数字音乐平台日渐强盛,唱片版权一度成了各大播放平台的必争之地,版权费用也因此水涨船高。在历经十几年的低迷之后,人才和资本又开始回归这个行业。

 

诚然,互联网长尾之下,催生了许多独立音乐人,唱片黄金年代的巨星已经难以打造。但是哪怕音乐制作的器材与软件门槛不再令素人望而却步,哪怕数字音乐平台纷纷提供了直通互联网听众的发行渠道,但是在一炮而红又或是小有名气之后,能录一张由专业制作人操刀、集合优秀词曲创作、具有高规格技术水准的录音室专辑,仍然是多数音乐人的梦想。

 

想要制作这样一张专业的录音室专辑,音乐人还是会通过签约唱片公司来实现,唱片公司可能是环球、华纳、索尼、百代这样的国际四大唱片公司,也可能是太合、滚石这样非常成熟的国内唱片公司,也可能是摩登天空这样的独立厂牌。音乐人(或者他们的经纪公司)与唱片公司之间所签订的唱片约,从法律上来讲则是录音作品协议(recording agreement)。

 

那么,当我们在谈论唱片约时,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究竟在谈论什么呢?

 

以下是一些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在商谈唱片约时需要确定的主要条款,其中部分条款具有唱片约条款鲜明的特点。在介绍这些主要条款时,除了参考国内音乐行业常见的法律文本外,也同时借鉴了欧美音乐行业的成熟法律实践。

 

期限

 

唱片约可能涉及多个期限,其中包括:

 

  • 协议本身的期限,即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就唱片母带录制进行合作(通常是独家合作)的期限;

  • 唱片母带的权利期限,即唱片公司对唱片母带所享有的期限,这一点一般在权利归属条款下约定,后文也会提及;

  • 对音乐人重新录制的限制期限,即音乐人在唱片交付/发行后一定时间内不得重新录制相同歌曲。

 

一般期限条款下所列的期限,指的是第一项协议本身的期限,具有较为特殊的行业特点:与娱乐行业采用固定期限的多数合同不同,唱片约的绝对期限在签署时双方都难以判断,因为这取决于唱片公司拥有多少次选择权,以及唱片公司最终实际将会行使多少次选择权。

在双方都有意向合作的情况下,唱片公司愿意承诺发行第一张专辑,但是在第一张专辑之后,唱片公司会根据第一张专辑的情况决定是否行使第二张专辑的选择权;如果行使选择权,则按照协议已有的约定继续履行,若不行使,则协议到期。一般来说,唱片约不会约定少于两张专辑,唱片公司方面希望约定的专辑数量稍多一些,这样他们可以拥有更多的主动权,音乐人方面则可能恰恰相反。

 

专属性

 

唱片约下的合作一般都是独家合作,所以唱片约通常是独家录音作品协议(exclusive recording agreement),合作地区通常会是全球。但是如果音乐人在签约之前在特定地区已经存在其他合作关系,唱片公司也会同意将这些特定地区排除在外。


预付款

 

就每一张专辑而言,唱片公司会向音乐人支付一笔预付款,这笔预付款可能是专辑资金也可能是音乐人预付款。如果是专辑资金,那么其中未必有专门划拨给音乐人的部分,而是由音乐人自己来控制各项制作费用,剩余部分的专辑资金则归音乐人所有;如果支付的仅仅是音乐人预付款,那么其他制作费用还需要由唱片公司确定或者由双方共同确定。。
如果唱片公司确定行使后续专辑的选择权,一般来说,后续专辑的预付款会高于第一张专辑。另外,由于音乐人的版税分成会优先抵扣预付款,如果唱片收益不佳,则可能导致音乐人后期拿不到其他现金收益或者获得的现金收益很少,因此音乐人方面通常希望谈下一个较高的预付款作为酬劳保证。

 

制作程序

 

除了前述预付款项这类专辑制作的财务权利外,专辑的创意决定权也会是双方协商的重点。唱片的创意决定权包括了对制作人、词曲作品、录音室的选择。如果是唱作人或者是较为成熟的音乐人,唱片公司可能会同意让渡全部或者部分的创意决定权,让音乐人来决定创意元素;但一般来说,双方在作品选择上面还是会保持积极的沟通和交流(例如进行前期的唱片企划讨论等),以尽量保证双方合作愉快顺利。

除此之外,唱片公司还可能对唱片母带的技术标准存在一定的要求,例如录音、混音的质量、是否要求唱片母带处理、交付唱片母带的材质等,这些标准通常会作为唱片母带交付的条件,如果不能满足,则会延迟交付的时间,协议的期限也会相应延长。

 

版税

 

版税是音乐人与唱片公司通过唱片母带权利获得的主要收入。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会就版税收入约定分成比例,有时还会根据不同的类目(例如实体唱片销售、数字专辑授权、影音同步权等)与地区(例如北美、大中华区等),分别约定不同的分成比例,或者根据专辑的先后顺序逐渐递增。

关于版税需要注意的是,唱片约下的版税是针对音乐人以及唱片母带所收取的版税,一般不包含机械复制权以及影音同步权所产生的版税——后者属于词曲创作者。一张唱片其实是多种权利的叠加,其中最基本的分类是录音作品权利(sound recording rights)以及词曲作品权利(publishing rights):前者的权利基于唱片母带,标记为℗;后者的权利则基于词曲作品本身,标记为©。国外音乐集团的业务经常也是根据这两种权利划分音乐录制业务与词曲版权业务,签署唱片约的通常是音乐录制业务线,而词曲版权业务线则是从词曲创作人处获得歌曲的代理权、共享版权或者买断版权,而对词曲作品的版权进行管理和经营。如果签订唱片约的音乐人是一名唱作人,或者参与了专辑内音乐作品的创作,那么唱片公司通常还会同音乐人就其参与创作的词曲作品另行签订相关协议,尽可能多地获取唱片母带相关的版权。

 

抵扣

 

专辑发行后,音乐人通常很难立即通过版税分成获得收益,因为音乐人的版税分成首先要抵扣各类抵扣项目,抵扣项目包括音乐人预付款/专辑资金,还可能包括宣传费用、MV制作费用、实体唱片生产费用、巡回演唱会费用等。音乐人会尽量争取限定可抵扣项目的类别及封顶比例,以早日获得现金分成。

 

版权归属

 

过去唱片行业的惯例是由唱片公司独家享有唱片的版权或者是永久的使用权,尤其是在和大唱片公司签约的情况下。过去二十几年音乐行业历经衰退与复苏,互联网在改变甚至重塑整个产业。在这样的背景下,版权归属的模式也增加了弹性与多样性——唱片公司拥有版权、唱片公司和音乐人共享版权、音乐人独享版权并授予唱片公司一定年限的独家许可,这几种情况行业内同时存在。虽然唱片公司(无论是大厂牌还是小厂牌)依然希望拥有版权,但是对于独立音乐人以及已具一定影响力的音乐人,他们有时也同意仅获得一定年限的使用权,或者是在解约后给予音乐人购买唱片版权的权利。

唱片版权与音乐人的发展休戚相关,但因为行业旧习的存在、大厂牌的强势谈判地位以及音乐人职业早期对于版权的轻视,而使得音乐人在唱片版权问题上经常处于被动地位。由于许多音乐人的商业价值集中体现在几首广为人知的代表作上,如果因为版权问题而被限制演唱这些金曲,不仅会大大降低音乐人可变现的商业机会,甚至可能对于音乐人的职业生涯产生断崖式的负面影响。


当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因解约或续约问题不欢而散时,往往特别容易产生这个问题:前有2018年Taylor Swift不再与15岁出道时签约的厂牌Big Machine续约,之后Big Machine禁止Taylor Swift演唱前六张专辑的歌曲,甚至不允许纪录片Taylor Swift: Miss America使用相关的视音频素材;即便Taylor Swift宣布今年在新东家环球重新录制前六张专辑的热门单曲,但是年龄增长导致的声线变化和可能采用的不同编曲,翻录的专辑最终未必能让听众买单;后有今年2月苏打绿被前经纪人林暐哲起诉侵犯版权,林暐哲声称拥有其近300首歌曲的版权,并且要求往后演唱这些前苏打绿时代曲目时都需征求他同意;虽然法院前几日刚刚驳回了林暐哲的诉求,但林暐哲可能后续就此进行上诉,而吴青峰与苏打绿此前也因为诉讼的关系难以开展音乐工作。

 

全方位合约

 

传统的唱片约中,唱片公司主要在制作、发行、销售、宣传环节发挥作用,有时也会对巡回演唱会事宜给予协助与支持。世纪之交前后,欧美唱片公司在签唱片约时,开始扩张合约的范围,囊括了音乐人几乎所有的演艺事务(例如代言、商业演出、影视表演等),因此这样的合约被称为全方位合约(360 degree agreement)。虽然这种签约模式因为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之间的权利严重失衡而逐渐式微,但是还是以一定的形式在行业内保留了下来:现在唱片公司还是经常会要求代理音乐人一部分的演艺事务,虽然已不是全方位的代理,但是代理的范围至少需要包括大部分与音乐相关的演艺事务。

 

其他

 

传统唱片约中还有对于黑胶、卡带、CD等实体唱片以及MV等视音频的详细规定,但是这些在国内音乐行业较为过时的操作,在现今的唱片约中可能只会简单约定,甚至根本不再约定。另外,如果所要签约的音乐人是一个乐队或组合,所签订的唱片约也会更为复杂:乐队或组合的唱片约还需要额外约定乐队名称、乐队或组合成员之间的收入分配、乐队或组合成员人员变化等问题。

 

结语

 

音乐产业现下的复苏还在进行,互联网在不停改造重塑行业的面貌,商业模式在不断被挖掘、被创造。从各类音乐综艺节目与数字音乐平台的合作,到虾米最早的独立音乐人计划“寻光计划”以及网易云、QQ音乐后来居上的“云梯计划”“银河计划”,再到最近TME推出的《想见你》彩蛋音乐会、刘若英音乐会等具有专业制作水平的演唱会的线上直播,互联网公司对各自资源矩阵不遗余力的开发与创新,必将持续地对唱片约的内容和形式产生影响。因此,在深谙唱片约经典条款之外,从业者还需紧跟行业动态,避免沦为刻舟求剑的教条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