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韬安资讯 > 详情

精彩回顾:“AIPPI版权热点论坛主题研讨四”演讲实录(上)

2020-01-02
1



2019年12月7日,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会(AIPPI)中国分会版权热点论坛(2019年度)在北京成功举行。此次论坛由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会(AIPPI)中国分会主办,AIPPI中国分会版权专业委员会、北京瑞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爱奇艺协办。论坛围绕版权领域的热点和难点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司法机关代表、京内外高校学者、专家、互联网及影视传媒企业代表、律师、AIPPI会员及高校在校学生等200余人参加了大会。


TA娱乐法公众号对论坛嘉宾的演讲进行整理,并已推送三期演讲实录,今天为大家带来最后一个主题研讨的演讲实录。




主题四:与影视、互联网相关的版权保护问题

(二)





《著作权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关系》



▶北京互联网法院法官  朱阁




谢谢主持人,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朱阁,来自北京互联网法院。今天本来应该是我们姜颖副院长过来,但是她有紧急的公务,所以由我来打折地履行这个承诺。著作权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关系这个主题是姜颖院长一直想表达的一个主题。她把这个主题放在今天这个会上来说,足见她对这个平台传播力、影响力的肯定与认可。现在就由我来展开这个话题,希望能传递出姜颖院长想表达的万分之一的信息和思想。


先来看我院审理的一个案子“微信红包页面”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相信微信红包大家都使用过,尤其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微信红包这四个页面,上面是一个气泡,就是大家在发红包给对方时收到的是一个气泡,然后右面会看到有一个红包开启页,你点击之后就会显示手慢了或者你抢到了多少钱,领取完成后会看到气泡变成暗色。原告主张上述四个页面构成美术作品,他享有著作权。下面是被告使用的红包界面,大家可以看到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最终法院认定这个聊天气泡开启页面构成美术作品,虽然线条简单,但我们认为还是体现了一定美感构成美术作品。然后第二个原告的主张是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他主张不正当竞争的原因是认为微信红包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整个的红包从发送页到聊天气泡开启页到详情页,在大家收发红包的过程中包含了六个界面。大家可以注意到这六个收发红包的界面包含了原告主张著作权的四个页面。然后他要主张这六个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装潢实际上是对商品或服务的一种美化,它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文字图案类,一种是构造类。这个案子属于文字图案类的一种装潢。我们认为实际上还是对红包服务有一种美化的作用,所以认定构成装潢。同时因为微信红包的使用量、知名度,我们也认定它有一定的影响。因此最终认定它是有一定影响的装潢。然后大家可以看到被告使用的页面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这个案子我们认定不正当竞争和著作权侵权均构成。所以这就探讨到著作权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一个关系。知识产权的客体大体分为两类,一种是智力创作类、一种是经营标记类。当它保护对象的性质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认为可以适用两个法律的构成要件进行单独的判断,这在有些学者的文章中提到了一个平行保护的概念,我本人也是非常同意的。在这种情况下,当保护对象的利益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认为应独立进行判断。可能同时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也可能一个构成一个不构成,也可能均不构成,四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在司法实践中,我认为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在保护的利益发生变化的时候,特别是一个是作品,另外一个是作为未注册商标寻求保护的时候,这个情况下是可以同时适用两部法律的。



第二个案例是“共享会员”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原告是优酷视频网站的经营者,被告经营了一个叫蔓蔓看的网站,蔓蔓看网站是怎么样的经营方式呢?大家知道各个网站因为版权布局的问题或者版权许可费的问题,会存在各种各样的独播剧,各个网站付费会员的独播剧是不一样的。所以比如今天想看这个影片,在爱奇艺上有就买个爱奇艺的会员。下次一部影片爱奇艺没有乐视有,又买了乐视的会员。


蔓蔓看是根据内容搜索,在其网站上搜索影片,搜索到某部影片之后它会提供资源。例如这个影片的资源就是由优酷来提供的。它是自己先买了各个网站的付费会员,然后去向它的用户收费的经营方式,它是基于内容来搜索,基于内容来收费。看起来似乎是对消费者来说有一定的好处。这个案子原告主张的也是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这是优酷付费用户的协议,被告使用了一些技术手段。因为优酷在app端只能同时登陆2个会员,在pc端可以同时登陆10个会员。所以被告为了可以让其会员可以同时10个在线,当手机端用户登录时,该网站利用了一个技术,骗过了优酷的网站,使手机端也可以同时10个会员在线。在这个案子中并没有支持著作权的诉请,因为按照服务器标准,它不存在直接的侵权行为,所以也不构成帮助侵权行为。我想说的是第二点,被告陈述说我们是共享经济是给消费带来好处的,是新的商业模式,到目前还未盈利,因此希望法官不要扼杀我们。对于法官来讲,我们会思考有的时候保护是激励,有的时候恰恰扼杀才是对这个行业、这个产业的激励。其中的度可能就在于法官对于这个行业的把握和标准。当事人来到法庭就是为了得出一个明确的结果,因此法官就应该给出一个清晰的判断。在这个案子中,法官就提到,被告提出的共享应当以各方的互利共赢为前提,以不得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为边界。被告所谓的共享会员盈利模式是建立在攫取原告合法商业资源,利用原告竞争优势,损害原告权利的基础上,不符合诚实信用原则和互联网行业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实际上被告第一违反了用户协议,第二大家可以看一下成本的对比,一般的视频网站要传播一个剧,是需要付著作权使用费,还有服务器成本带宽成本等各类成本,但被告的经营模式只是每月花费几十块钱购买会员。被告的出现对原告的商业模式造成的是毁灭性的打击,原告的资源被不合理地利用。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模式是不值得保护,它是新生也要扼杀在摇篮里


第三个案子,是律师文章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原告是位律师,被告是另外一家律师事务所。原告在2006年写了一篇文章,文章当时写的时候只有2、3000字,后来2018年的时候他又重新把这篇文章修订再次发表了。修订完之后这篇文章也只有1800字。原告提交了一份公证书,显示原告通过百度搜索该篇文章标题,在百度搜索引擎的第一页中间的位置就有一个链接下方显示某XX律师事务所,这个实际上就是被告使用的原告的文章。标题、内容一模一样。文章在被告律师事务所网站的位置是在本所新闻的位置。上面只有一个日期,并没有署名,在尾部的地方写了一句话找房地产咨询律师就找XX律师事务所。原告认为被告侵犯了他的署名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同时他认为通过百度搜索引擎引导流量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他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来主张不正当竞争行为。现实中是存在一些律师发表文章,甚至作为专栏的作者,这些文章的发表行为确会为律师形成一定声誉,这其中是有一定交易机会存在。在本案中,侵犯著作权是显而易见的,在网站传播并且没有给作者署名。但是否还需要通过不正当竞争法来保护,当时的主审法官是陷入思考的,考虑是不是在著作权法保护范围之外存在不正当竞争法的利益。最终此案的结论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可以对知识产权专门法起到补充保护的作用,但该作用是有限的,若在知识产权专门法对某一类行为已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则应通过知识产权专门法来进行调整,不应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原则条款进行调整。本案中,深入分析原告被损害的利益,均源于被告侵犯原告著作权的行为。第一,被告侵犯原告署名权的行为,涉案文章可以体现出原告的业务能力,这其中潜藏交易机会,被告未给原告署名,并在被控侵权文章尾部标注找房地产咨询律师就找XX律师事务所字样,割裂了原告与涉案文章的关联性,使原告丧失上述交易机会。通过侵权行为的停止和赔礼道歉的适用,涉案文章与原告的关联性被昭示出来,使未来客户知晓涉案文章的真实作者,被告行为的负面效果自然消除,因此,通过保护署名权,弥补了原告受到损害的上述利益。第二,是被告侵犯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一方面,对于一般的网络用户而言,搜索引擎是寻找网络信息的常用工具,另一方面,在互联网上传播的信息通常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搜索而来,因此通过搜索引擎这一常用工具找到涉案文章,是被告传播涉案文章的必然结果。虽然本案中被告链接的位置在搜索结果页面的第1页,但是该位置是自然搜索而非竞价排名的结果,因此基于搜索位置所获得的流量导入,并非因为被告实施了超过信息网络传播权所控制的其他行为。正因为如此,被告使用涉案文章产生的利益,并未超过权利人可预见到的行使信息网络传播权所能产生的利益,而该利益的损害可以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损害赔偿金额得到充分补偿。综上,被告的行为是著作权侵权行为,已经适用著作权法进行调整,原告的利益亦通过著作权法设置的补偿机制予以充分补偿。被告行为并不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以这个案子可以结合微信红包案去看,就是行为已经被专门法,或者说特别立法保护,这个特别立法对知识产权来说可能是著作权、专利权、商标权这样的法律,也可能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当中的特别的条款,那么这些行为是否就不能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规制。而且我们觉得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顺序,应先判断是否存在专门法,而后再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具体构成要件来判断。


第四个介绍的案例,是智能短信识别模板不正当竞争案。原告是编写智能模板的供应商,他是给其他手机厂商去提供一个内嵌在手机里的软件。他运用到的是一个公式就是正则表达式。它形成的结果就是这样,例如我们手机上接到的航班信息就是一行一行的文字短信,但是经过它的正则表达式的过滤之后就会变成右边这种卡片式的,就非常直观,便于观看。原告就是做这么一个工作,并且已经商业化了,很多厂商都有和原告合作。被告用了原告的大约10000条的智能短信的模板。原告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来请求保护。我非常认同姜颖院长对此案的论理。在这类案子中我们需要协调两种关系,一个是反不正当竞争法与知识产权专门法之间的关系,另一个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内部之间的关系。姜颖院长认为此案如果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予以保护,可能会破坏上述两种关系。根据权利法定原则,知识产权专门法对权利客体的保护期限已经做了规定。但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就像是给予上述客体一个无限期的保护。第二点关于此案,大家是否想到了商业秘密。其中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业秘密做了明确规定,有三种构成要件的要求,即秘密性、保密性、实用性。如果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进行保护,也架空了商业秘密制度,因为如果寻求商业秘密进行保护还需要满足上述要件,如果直接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进行保护,则什么都不需要满足就可保护。还有第三点,当时主审法官考虑了法律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跟知识产权专门法相比,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太模糊了。实际上在知识产权专门法适用的时候,虽然有时候当出现一个新客体时司法部门的认定可能会有所困惑。但是如果能放入到知识产权专门法中进行解释,虽然在个案上花了时间成本,但是这样的时间会累积到以后,同时对权利人来说又能得到确权又可以流转,这是非常值得的成本的花费。而不是每次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个案衡量和判断。


上述这几个案子反映出大体的观点,就是要有体系化的思维,我觉得在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或者讨论知识产权专门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关系的时候,大家要有一个整体的理念,就是权利是孤岛,而行动自由是海洋。


第一,在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原则条款审理案件时要注意以下两个关系以维护法律体系的协调,一是协调知识产权专门法与反不正竞争法的关系,二是协调反不正当竞争法内部规定与特别规定的关系。

第二,在特别立法对某一类行为已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则应通过特别立法来进行调整,不应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原则条款进行调整。

第三,保护对象的性质发生变化的,分别依据相关构成要件进行审查判断。就像开篇提到的微信红包案。